当前位置:主页 > 书画艺术 > 正文

赵朴初与书画艺术

时间:2017-08-12 21:58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今年是我国卓越的佛教领袖、杰出的书法家、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赵朴初先生(1907—2000)诞辰108年,正逢其茶寿之年。我曾经在朴老身边工作十年,一直陪伴至老人家驾鹤西去,这种机缘使我终生受益。如今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有十五个年头了,每每想起和朴老在一起的时光,仍有恍如昨日之感。朴老一颦一笑,蕴含着他不凡的人格魅力。今应人民政协报编辑之约,写此短文,以资纪念。

朴老与书法

朴老出生在四代翰林的大家庭,家学渊源,字写得好,是我国公认的一代书法大家。生前他担任过首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泠印社第五任社长。早在1952年,陈毅元帅就非常喜欢他的书法,不仅请他书写过扇面,还多次邀请他去观看自己下围棋。朴老晚年写过一首词,名为《清平乐·围棋》,回忆当年书“赠陈将军”之往事,著录在《赵朴初书法集》中:“纹秤坐对,谁究棋中味?胜固欣然输可喜,落子古松流水。将军偶试豪情,当年百战风云。多少天人学业,从容席上谈兵。”朴老在题跋上云,“一九五二年作,一日,梅达君持一白折扇来云,陈毅同志索书,并以围棋为题命赋诗,因成此阙。时陈公常与人对弈,余屡作旁观。”陈毅同志是于1955年授予元帅军衔的,所以当时朴老称其为“陈将军”。

赵朴初与书画艺术



赵朴初(资料图)

朴老从不以大书法家自居,可是求字者甚多,到了晚年亦如此。朴老内心向佛,心胸豁达,几乎有求必应。人家来医院看望他,送来了鲜花,或者持来其他礼品,他就会很认真地书写大幅书法相赠,以为答谢。他用纸很节约,剪裁的边边角角也不忍丢弃,折叠好放在一边。遇到晚辈来访,他就用边角纸书以小幅,挑选警句书之,用以鼓励后学,勉励后辈。多年之后,这些存世的警句小幅,也成大观。大家对朴老极为恭敬,称其为菩萨老人。

还有一事,可见朴老处世的宽广胸怀。记得1991年朴老赴敦煌考察时,当地政府安排参观一家有名的酒厂。锣鼓开道,军乐迎送,弄得好不热闹。朴老不喜欢这样的场面,便草草看过后准备离开,可厂方却在门口摆放笔墨恭候了,欲请朴老题字。当时我们都很着急,这可如何是好?因为大家都知道朴老长年茹素,绝不饮酒,虽然在朴老的诗词散曲、书法作品中,确有和酒有关的内容,可我们从来没见过朴老沾过一滴酒。但见朴老微笑着提起笔来,沉思片刻,挥笔即道“香醇般若汤”。朴老身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可他为人做事,宁可了委屈自己,也不希望让人家下不了台。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有一次朴老真的喝酒了。那是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士来华访问,宴请五位对中日友好作过贡献的人物,朴老位列其中。席前宾主双方发言踊跃,时间过长,当举杯时,朴老误把面前的红酒当成可乐一饮而尽。席毕朴老微晃着上车,笑眯眯地说:“小景,今天我喝酒啦!”

朴老就是这样,他不会因为主办方失误而不快,真正是应机随缘,不失大家风范。

朴老书法名篇《心经》

朴老最钟爱的是《心经》,他曾把历史上名人书写的《心经》书法名作找来反复观摩。他尤其推崇林则徐手书的《心经》,曾对我说:林则徐之所以用小楷书写,是为了方便携带于袖中,随时观览。而口诵《心经》,是朴老每天必做的功课,不管事务多忙,每日必诵百余遍,而且持续数十年。他有一套掐指记数的方法,每每在行驶的车中、飞机上、候诊的座上,朴老都会默念。至晚年,由于朴老年迈耳聋,声音会渐渐大起来,经常会引起周围人的好奇。

朴老本人也经常书写《心经》,大多是其书法中的精品。朴老的《心经》书法名作,最著名的是铭刻于北京西山灵光寺佛牙塔一侧墙上的那幅。它出自华宝斋出版的朴老《写经集》中的一幅,字体俊朗工整,点划平实稳健。我个人认为:朴老的写经书法作品,可以和历史上任何一本写经相媲美,因为它承载着一个佛教老人的爱国爱教之心。

朴老写《心经》时很认真,常常要在动笔前凝思一会儿。记得香港天坛大佛建成时,我随朴老赴港。在港期间,应宏勋法师之邀书写《心经》。落笔之前,朴老特意先用硬笔在其专用的“无尽意”信笺上书写了一遍,然后再挥毫书写。这可能是他唯一一幅存世的硬笔《心经》作品,被我珍藏至今。

朴老谈画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