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房产消防 > 正文

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又写了封信:地方总会错中

时间:2018-01-11 17:17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又写了封信:地方总会错中央意思

  2015年3月,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因写给总理的一封信而引起广泛热议,许多企业家觉得吴海写出了他们不敢说的话,也因为这封信,吴海被请进了中南海。今天凌晨,吴海又重新在自己微博发文《又写了一封信》,再指简政放权。

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又写了封信:地方总会错中

  以下为吴海微博全文:

  前言:

  天亮后一年一度的东城区政协会又要开了,不知道该写什么提案了

  2年前我给总理的一封信《做企业这么多年太憋屈了》把我带进了中南海,其实那只不过是我2015年在东城区政协发言的白话版而已。

  6年前写的一个建设中国国家品牌的提案,现在回头看确实是中国最需要的东西,可惜又给浪费掉了:2014年一次开会碰到一个领导斗胆给了他,于是没有了下文,去年好像被双规了… …

  总之吧,在企业做老大惯了,写东西总是习惯假装胸怀全局,总写国家层面的东西,区里写这些确实意义不大,想了想这次政协会就不写什么了,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在网上说出来,算是网上社情民意吧,如果说得对的话,我想他们一定能听到。

  正文:

  一、地方总是领会错中央的意思

  例子比较说明问题,就说说我给总理的信里面提的事吧。

  “简政放权”算是中央的意思吧,到执行层面好像没有真正领悟到中央的意图。换句话说,克强总理那么辛苦,换来的事底下人没有领会意图,没有把事情办好。

  2015年我给总理写信的事可以算是当年简政放权第一案了,我要没理解错的话是几个总理和国务委员签字,国务院办公厅督办,一些部委也都找过我了解情况。

  2017年4月“焦点访谈”记者又找我,起因也是当年我写那封信的事上了“焦点访谈”,这次他们要做个“简政放权”成效的节目,算是回访我吧,我拒绝了:

  其实我是想说里面的问题很好地解决了呢?

  1)过时政策废除和修改问题,一条没人理的过时规定却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在信里做为例子我提到过中央空调的事情,“焦点访谈”也特意说了这个案例,卫生部好像是没有什么反应吧,就算有反应至少地方没有。具体内容有些技术细节,这里不重复了,吃瓜群众可以看2015年给总理写的那封信,(查微信公众号wuhai222 的文章做企业这么多年,我太憋屈了)。

  前年,我们在某市一家酒店已经完工,我们完全按照国家规范设计、施工,该市卫生部门审批时坚持用旧的中央空调的规定,我们不得不雇佣临时工拆窗户加换气扇,一个工人因不小心从楼上掉下去摔死了(虽然我们做到了施工前提醒,但是我们有不可推卸的施工监管责任,我们因此也受到了严厉处罚和赔偿,我们确实有错误)。

  我想说得是,我的企业可以承受几百万停业损失,可以赔偿死者,但是,多少钱能够挽回一个30岁的生命呢?

  一个可能只需要一个科员花一个上午就能改的规定为什么没人来做?为什么没有人能够把过时的规定看一遍呢?您的半小时就可能挽救了一条生命。

  2)土地使用费的问题,谁都不管

  上次信里也提到了土地使用费的事,不少地方还在对外资租办公室等收取土地使用费,这个明显不符合当时“土地使用费”出台的目的,也与WTO的内外资一视同仁矛盾,另外,在征收“土地使用税”后,这个“土地使用费”应该是取消掉的。

  上次信里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后,没有人来找我了解情况,我想大概税务部门是代为征收,国土资源部则早把这个交给地方了,两边都认为跟自己没关系。

  而比较搞笑的事实是:国土资源部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内部他们看到了我的信,查了一下,这个收取外资企业租办公室的“土地使用费”的规定国土资源部早就取消了,所以跟他们没关系。

  去年,某些税务局又来收了,那么,我的问题是:如果这个规定已经取消掉是否通知了国税局?如果通知了国税局,这个费是由地方政府收,地方政府是否和国税局一起讨论过取消的事呢?

  更可怕的问题是,如果各大部委之间都不能顺畅沟通,我们怎么指望你们能与企业与人民顺畅沟通呢?

  3)相关行政审批机构互相矛盾、不懂法不守法的问题

  还是信里说的问题,行政审批的一些条件高度不透明。我们做酒店的经常是租旧楼改造,一些旧的办公楼房产证都是几十年前写的用途,与现在新的房产证上写的用途根本不一样。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