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地产分析 > 正文

资本开支和全球贸易回暖利好中国经济

时间:2018-02-13 10:07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本报记者 刘慧

  美股虽然在上周五反弹,但经历了极为动荡的一周,三大股指累计下挫5%。而在中国监管层未发新股的“呵护”下,市场出现止跌企稳红盘的格局,上证和上证50指数呈现探底回升状态,中小创指数反弹。

  未来市场趋势会怎样?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分析,美国三大股指下跌引发全球股市动荡,动荡的导火索是美联储更换主席后对政策的影响,市场待消化,美股涨得太高也引发了回调。而长端利率抬升带来的资产价格重估是2018年资本市场需要关注的风险之一,这一背景下美股的调整似乎不可避免。资本开支和全球贸易回暖有望使2018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股市短期调整不必恐慌。

  资产重估致美股调整

  2月12日,美股指期货上扬,亚太股市小幅反弹,恒生指数止跌反弹,韩国股市高开高走,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出现上涨。IMF总裁拉加德表示,过去几天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不令人担忧,因为经济增长势头强劲,但需要进行改革以避免未来发生危机。

  “美国股市下跌引发全球股市动荡,导火索是美联储更换新主席后,给决策会议带来的变化待观察。还有一个原因是此前美国股市涨得太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庆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分析。

  中信证券(600030,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2018年以来,随着美债收益率快速突破2014年以来的高点,诱发了美股等风险资产的调整,长端利率抬升带来的资产价格重估是美股连日暴跌背后的深层次原因。

  “年初以来,海外经济基本面没有显著变化,未来需关注全球资金紧缩后对实体经济的冲击。美国经济本轮周期的高点可能在2014-2015年已出现,当前处于经济扩张中后期。”诸建芳分析,欧日经济增长高点可能在2017-2018年实现,本轮经济向上不单因出口带动,内生性增长使得经济扩张韧性增强,带来货币政策转向的必然。发达经济体未来两年经济基本面维持扩张态势。

  中信证券年度展望报告称,2016-2017年,全球经济基本面的同步复苏带来资金流向的相对变化,即由此前流入美国转向流入非美资产。2018-2019年,全球流动性的变化可能更加表现为整体流动性的收紧。这对资产价格的影响与2017年之前有所不同。

  诸建芳表示,需要关注美联储年内可能加息4次的风险,重点关注3月份美联储会议。“如果美股持续大幅调整,美联储基于维持金融市场稳定的考虑会延缓3月加息,但不意味着加息紧缩趋势的结束。因为薪资和核心通胀的上行压力不支持美联储的持续鸽派。”

  在诸建芳看来,美债收益率2018年更可能是温和的熊市。美股和大宗商品的涨势可能没有结束,但长端利率的上行可能意味着之前全球低利率时代的实质性终结,其对资产价格的影响值得关注,这是相对2014-2017年资产价格走势的最大不同。此外,美元指数可能在Q2迎来阶段性反弹,但长期依然看空美元。

  中国经济有望平稳增长,股市短期调整不必恐慌

  各机构对中国宏观经济持乐观态度的居多。诸建芳称,资本开支和全球贸易回暖有望使2018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增长。资本开支的回暖将会导致采矿业、制造业等周期性行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暖。2018年固定资本形成对GDP的拉动有望上升,净出口对GDP的拉动有望扩大。如果2018年人民币汇率指数仍然稳定,那全球贸易的回暖将会拉动中国出口的回暖,这意味着2018年净出口对GDP的拉动有望达到0.4-0.5个百分点。

  在谈到货币政策时,吴庆表示,我国货币政策会继续保持稳健中性,但有两件事可能会促进偏紧的结果。其一,强监管、严监管及化解金融风险,都有可能推升中国金融市场的利率水平。其二,中国金融市场存在比较严重的扭曲,因此,对货币供应量的计算可能出现偏差,导致实际执行的货币政策或偏紧。总体来看,中国金融市场不会出现大的问题,美元的流动性是充裕的,外资流入是开放的,所以,国内的流动性在2018年不会出现问题。如果国内实际执行的货币政策确实偏紧,就会有外资流入中国,对冲掉境内外市场的不平衡。这种结果可能导致人民币升值。

  诸建芳认为,2018年流动性环境仍然友善,预计不会出现超预期收紧货币政策的局面。通胀回升已成趋势,但不会对货币政策构成威胁。伴随着全球需求的回暖,全球通胀的回升已形成趋势。预计2018年中国CPI涨幅将回升至2.5%-3.0%的区间。但2018年中国通胀环境仍然比较温和,不存在恶性通胀的可能性,在经济平衡增长和偏紧的货币环境下,通胀大幅超预期的可能性不大。2018年的通胀水平不足以对货币政策构成较大威胁。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