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百姓呼声 > 正文

2017年收藏界10大新话题(3)

时间:2018-01-12 20:30 来源:www.anjia8.com 阅读:

  有意思的是,尽管媒体的相关报道几乎都附有该案《判决书》的影印件,却只见寥寥三页,第一页属于原被告双方身份确认的文字表述,第27页是判决结果,最后一页除了一行法庭专用术语外,再就是一个审判长、两个审判员和一个代书记员的人名。中间的25页对于这些身处争论核心的历代佛造像的真伪有何说法,不可得知。至此,一场轰轰烈烈的金铜佛像风波暂时画上一个逗号,接下来会不会还有二审、终审判决,依然不可得知。多少有点儿遗憾的是,官司结束了,输赢出来了,佛造像的真伪反倒成了案外话。

  这场风波是一次净化收藏环境的开始,还有不容小视的警示:对于一些特定收藏题材,特别是规模性的文物展览,有关管理部门不能视而不见、放任不管、听之任之,应该有法可依、依法而展。正如一位佛教界人士针对此事所言:佛归佛、法归法。

  盗洞现 国宝出

  国宝出世往往少不了盗墓者的影子。

  2017年11月20日,随着由西汉古墓引发的团伙盗掘案侦破,一大批从商周到西汉的稀世珍宝亮相央视新闻,其中两件格外引人注目,一件为单品“琉璃发簪”,是迄今为止存世最完整的一件孤品,而北京故宫博物院仅藏有半只;另一件为组器“西汉鎏金铜甬钟”,金光灿灿,纹饰异常精美,且保存完整十分罕见,等级非常之高。在办案警方的一句“件件都是国宝”后面,上千件被追回的文物里,除了100余件青铜编钟、汉代陶俑等,还有一句让文物收藏界充满想象和期待的话:其余的正等待专家鉴定。

  一个位于咸阳市淳化县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云陵墓区内的盗洞,意外地成为这一大事件的源头,盗洞发现者是一个白天在数平方公里田野上独自巡查的孤单身影,没有监控探头,没有瞭望塔,盗墓者想要避开他很容易,或许是因为下手太安全了,所以得手后连盗洞也没有掩盖。他发现时不知道过去了几天,更不知道被盗的地下古墓里都丢失了什么。同样没想到的还有盗墓者,一个小到锅盖大的盗洞,竟然让警方横跨五省,成为近年来一次性侦破盗掘古墓案件数、打掉的犯罪集团、抓获作案人员数最多的文物大案。

  国宝失而复得,是幸事也是险情,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们的文物保护工作都应该好好反思了,比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重点是什么,保护的重点应该进一步落实在哪些方面,文物保护不能把最后的希望都寄托在警方身上。

  祭“神器” 测“年龄”

  2017年11月18日,中国文物界和收藏界共同面对着一个特殊的新闻发布会——量子文物艺术品鉴定仪新闻发布会。从好奇到不解再到疑惑,这场被无数祝贺条幅包裹、被无数赞美之词肯定的发布会,却看不见新闻主角的真实面目。

  这一携有高科技概念的鉴宝仪器之说所带来的听觉冲击力不可谓不大,用发明人的话说:它克服了“热释光断代法”和世界通行的各种“比较断代法”的科技鉴定手段中表现出的弊端,不仅能够对陶瓷器进行检测鉴定,而且能够对各种材质,诸如青铜器、金银器、书画作品、翡翠、珠宝玉器、家具等进行检测鉴定,并得出被鉴文物艺术品生产、制作精确到“年”的准确结论。正是这句精确到“年”的惊世之语,让众多文博界专家闻声摇头,稍微有点儿常识的人都知道,艺术品在创作时间上跨年是常事,除书画作品标明具体到年的创作时间外,文物一般不会以具体年份为断代的时间点,因为其中干扰鉴定的因素太多且充满不确定性。

  科技介入文物艺术品鉴定是好事,但要完全让科技决定文物艺术品鉴定最终鉴定结果则需慎之又慎。像量子鉴定仪这样涉及科学、文物和艺术品的新生事物,首先要做的是如何论证自身的科学性和准确性,而不是仅靠发明者拿出一些自我鉴定的古玉器,再注明一个谁也无法验证的确切年份来证明鉴定仪惊世骇俗的精准度。无论如何,量子鉴定仪的出现都应该引起全社会的关注,谨防今后一定时期内会因为此类仪器一言定“年”,鉴定出一大批无法验证而又带着所谓“出生时间”的文物和艺术品,造成文物界和收藏界在认知上新的混乱。

  红豆杉 “吉木”殇

  东西太好了容易招贼。

  2017年12月3日,一起新的特大非法采运销红豆杉案引人关注。与艺术品收藏市场上因保护意识的不断增强而导致当代红豆杉艺术作品难得一见相比,新闻里的红豆杉被砍事件则屡成主角儿。如果说去年云南丽江老君山被盗伐的千年野生红豆杉生长地不在保护区内,这次被盗的红豆杉就身处当地林场之中,11棵高大的红豆杉在江西修水被明目张胆的砍伐,明目张胆的搬运,明目张胆的倒卖,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责任编辑:admin)

推荐内容